“中国拍不出这样的电影”?徐峥新电影口碑炸裂 《我不是药神》 一个油腻大叔的救赎之路

云南信息报 2018-07-04 23:35

有人说它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也有人说在这部电影中看到了类似韩国片的现实主义之光,还有人说它令人想起《摔跤吧!爸爸》等一系列具有社会性的“印度神片”。以上三个评价都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影片在中国电影语境下的宝贵——中国观众最常说的那句“中国拍不出这样的电影”,这一次,《我不是药神》都拍出来了!

可能因为主演是曾推出过“囧系列”的徐峥,也可能是因为宣传海报的“误导”,很多人以为《我不是药神》是一部没心没肺的喜剧。结果,大家都是哭红了眼离场。影片剧情在欢乐幽默的基调中开场,略显夸张的戏剧表演,不疾不徐地走向残酷现实,涉及病人的生存困境、药贩子的道德困境、警察的法律困境和医药公司的商业困境,真实、细腻、有力量。它可以用一句“人生只有一种病——穷病”,就如钝锤般在你胸腔沉重一击,它也会用最后的一段独白戏:“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希望这一天早点来”,给生之为人的无力和虚无开一扇小天窗,透点光。

随着上映日期将近,《我不是药神》也开启了大规模点映,3日还以点映的形式,超过正式排片的《动物世界》成为单日票房冠军。

可以预见,7月6日正式上映后,这股“自来水”将会汇聚成河。

故事

发难财的小人如何变成“平民英雄”《我不是药神》可以说是徐峥饰演的角色“程勇”的蜕变史。

在一股浓烈的印度咖喱味儿中,《我不是药神》开场。咖喱味儿之后,一个油腻邋遢的中年男人登场。他叫程勇,在上海经营一家“男性保健品”小铺,不过因店内的“印度神油”长期滞销,他每天都要在“拍苍蝇”和躲避房东催租中浑浑噩噩地度过。老父亲卧病在床,程勇平日无暇照顾就把他丢在养老院托管,只是偶尔会去看看;而和妻子也早就离婚分居,原因是他总是对妻子施暴动粗;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大概都留给了孩子,但也难掩其“怂挫”本性。这个角色市侩自私、猥琐无能,可以说是极普通又典型的“烂人”一个了。

直到慢粒白血病病人吕受益的登门拜访。吕受益讪讪地问陈勇能不能去印度“代购”一款叫“格列宁”的仿制药,这款药印度出厂价卖500元,而瑞士的正版药则要4万一瓶。为了赚钱,程勇开启了“代购”人生,但随着他认识并了解越来越多的白血病患者,程勇隐藏在心底的善意逐渐扩大,他从奉行“命就是金钱”的发难财的小人,转变成一个值得尊敬的“平民英雄”。

其实,类似的讲述小人物转变的故事,好莱坞宝莱坞韩国日本的我们都看过不少,但中国电影出产的,且能如此出彩动人的,“程勇”大概是近年罕有。出彩的原因,更多在于剧本的细腻铺陈和严密推进。在《我不是药神》中,程勇并不是“一秒劈叉式”的180度性格“突变”,相反镜头不断捕捉到他人性的弱点和瑕疵,就算当故事进入“伟光正”的发展轨迹后亦如是。比如在火锅店散伙的戏,因为惧怕被举报而入狱,程勇选择了退缩自保,末了还大发脾气、狼狈掩饰。这种人性与道德的冲突不仅真实,还能让人看到程勇内心的挣扎和他人性的闪光,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人物的“纸片化”,观众也更有代入感和触动。

改编自真实的事件

《我不是药神》是有人物原型的。2015年无锡“陆勇事件”轰动全国,陆勇人称“药侠”,他帮助了很多白血病患者(包括他本人)获取了高性价比的印度仿制药,最终也加快推动了国家将“格列卫”(电影中叫“格列宁”)等药物纳入医保范围。

《我不是药神》在真实事件上进行了非常丰富且有层次的再创作。除了“程勇”,剧作里还安排了一整个“代购小队”,在前半段搭伙开干的剧情里,更是穿插各式插科打诨的笑料和啼笑皆非的奇葩事儿——比如程勇和牧师的“鸡同鸭讲”,比如大砸竞争对手场子的闹剧,比如戏中某位男同胞对另一位男同胞的“咸猪手”,还有融入警匪片中常见的街巷和楼道追逐戏、追车戏……各种元素的配合与融合,使得故事相当耐看。后半程,故事急转直下,转向残酷的现实——前半段有多轻松欢乐舒畅,后半段就有多无奈挫败和心塞。

另外,文牧野导演冷静克制的镜头,不仅做到了把人物拍得好看、立体,将故事讲得动人、具体,还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同款韩国电影中过度煽情的“套路”,写实、真实是这部片最宝贵的地方。

表演

“代购小队”每位成员都令人过目不忘吕受益瘦瘦高高、犹如竹竿,且因为生病的关系,整个人有一种不断萎缩、舒展不开的感觉,他很细碎鸡毛小家子气,他的镜头从一开始就基本离不开吃。他说:“知道得病的时候老想死;但看到自己刚出生的孩子,立马就不想死了”,所以他要活,他整个人就同他的吃相一般,是充满着求生欲的,甚至那模样是很贪婪的。

思慧为了给女儿治病,当脱衣舞娘挣钱。老实讲,“脱衣舞娘”是极容易落入俗套的角色,但导演通过一段“代购小队”的团建戏,将这一压抑内敛的女性角色的苦闷和憋屈都释放了出来,非常到位。

打杂小弟“黄毛”则是愣头青、小混混一枚,为人仗义,脾气火爆,一登场就和程勇来了个“玩命对抗”。他不爱言语,连对程勇大声致谢都要别扭好久,但关键时刻,为了在乎的人他是能随时拼命的。他和徐峥饰演的程勇有大量对手戏,两个角色见证彼此的成长和蜕变。

最后是担当翻译的神父,一个神职人员,为救命铤而走险做违反法纪的“代购”。这个角色基本是戏中的搞笑担当了,表演稍有些舞台化的滑稽感,台词很逗。

这一伙五人,彼此间激发出巨大的化学反应和戏剧张力,再加上周一围饰演的正义警察、李乃文饰演的药厂反派、王砚辉饰演的死对头,他们的搅局也为故事增添更多不稳定因素,最终人物间的关系和故事的各个分支线汇聚到一点——生之为人的无奈、冲突和矛盾如此之多,但“我不想死,我想活,行吗?”

炸裂的演技,没有一环是薄弱的

在《我不是药神》中,演员集体的表现和他们各自背后的“拼命”,都值得被疯狂点赞。

凭借戏中开挂的表现,《我不是药神》已经被很多影迷视为“徐峥的封神之作”,炸裂、开挂、精湛、教科书级别……再多的溢美之词,对徐峥的演技而言,都不嫌多。

在此前的发布会,徐峥曾谈及接拍此片的初衷:首先是对角色的喜爱,这种小人物式的英雄故事让他相当感兴趣,“希望告诉观众,并不仅仅是韩国片印度片能拍这种社会现实题材,中国电影也可以拍”;他还说,作为电影人,是有承担起社会责任、传递正能量的责任的。为了“程勇”,徐峥也付出许多,根据此前电影曝光的特辑,徐峥身兼主演及监制在片场“战斗力”爆棚,超高强度的130场戏艰苦付出,而他最头大的哭戏,徐峥也硬着头皮突破瓶颈、拍到深夜五点。

作为配角的王传君,也相当抢眼,不仅hold住了大银幕的考验,还将角色诠释得入木三分,分外惊艳。他在背后其实付出很多,首先是像个橡皮人一般快速减重20多斤;其次是剃头,再有为了一场在病榻上的戏能呈现出“整个人都塌下去、垮下去”,他在拍摄前硬是熬了两天没睡觉。在戏中王传君有很多高光时刻,比如散伙火锅局的那句“是不是大家都喝多了?”以及病榻上的奄奄一息:“没有药了,就这样子啦。”都是一句台词,就能攻陷观众心理防线的。

“黄毛”章宇的表演则有股狠劲,颇有杜琪峰或吴宇森的江湖电影的范儿,这个角色还有股倔强的天真劲儿,需要在不动声色中演出层次,难度不小。而谭卓的角色也属于不露山不露水的类型,但又要在细微处表现出情义爱恨、阅历苦难,虽然戏份有限,但也留下了重要一笔。

南方都市报


徐峥, 《我不是药神》, 口碑炸裂
2016 云南信息报社 滇ICP备16005421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313号 本网站要求IE1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推荐使用谷歌、火狐浏览器。手机浏览效果最佳。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上维权 云南网监ICP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