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0次广告违法 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鸿茅药酒为啥仍在热卖? 警方通报医生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被跨省逮捕 :已移送检方审查起诉

云南信息报 2018-04-16 00:26

广州医生谭秦东没有想到,一篇科普网文竟为自己招来了跨省抓捕。

2017年12月,广州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帖,从心肌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阐述了鸿茅药酒对老年人的伤害。2018年1月,谭秦东以“损害商品声誉罪”被凉城警方跨省抓捕。

@凉城县公安局昨日就此通报称,2017年12月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到凉城县公安局报案称:互联网上有人对“鸿茅药酒”进行恶意抹黑,称鸿茅药酒是“毒药”。网上的大量不实言论和虚假信息,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给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造成重大损失。凉城县公安局于2018年1月2日立案侦查,经查《中国神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系广州谭某所写,并在网上进行大量传播,谭某的行为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凉城县公安局于1月10日对嫌疑人谭某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月2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对其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跨省逮捕 

因一篇阅读量为2241的网帖,医生被警方跨省带走

今年1月10日傍晚,内蒙古凉城县的数名便衣警察赶赴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道旭景佳苑小区,带走了谭秦东。

谭秦东现年39岁,2010年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证书,曾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担任麻醉医师,担任过制药公司的医学事务专员和顾问,2015年起自主创业开办医药科技公司。

谭秦东的妻子刘璇称,谭秦东于当天下午六七点左右被抓,“当时我在家带小孩,有邻居上来说,我家有个人被警察押在楼下。”刘璇立即下楼,发现被抓的正是丈夫。

谭秦东是在住宅楼二楼被抓的,“当时他喊我的名字,有个警察就问我是谁,我说是他老婆。”刘璇称,其中一名便衣警察出示警官证,称有事要问谭秦东,但谭秦东要跑。

“我老公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所以跑到二楼并报警。”谭秦东的4岁女儿也在现场,“警察说不要让小孩看到,叫我把孩子带回家,十几分钟我再下去时,他已被带走。”

刘璇表示,当晚她一直打不通谭秦东的电话,最后只收到了丈夫的一条微信,“说正在接受警察的询问,叫我不要担心。”

1月14日,刘璇赶赴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在当地看守所见到了谭秦东。谭秦东说,他之所以被抓,源于他去年12月19日在“美篇”上发布的一篇帖子。

刘璇展示的原帖内容显示,该帖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注:原帖为“鸿毛药酒”)。

该帖中,谭秦东撰写的内容分三部分,开头: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人到老年,心脏和血管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共88字);正文:老年人,退休后很多消遣项目就是电视,鸿毛药酒……夸大疗效,包治百病……(共132字);结尾: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礼物。最后,该文注明“部分内容转自西茜医生”。

刘璇并不知道丈夫在玩“美篇”,“但他曾把此文发到微信群”。1月16日,谭秦东告知刘璇用户名和密码后,刘璇即屏蔽了该账号,截至当日,该文阅读量为2241,谭秦东的账号仍只有5个粉丝。

公司报案鸿茅国药方报案称受网帖影响,公司损失利润140余万

凉城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的受案登记表显示,2017年12月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公司一员工受公司委托报案。该员工称:近期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甚至宣称鸿茅药酒是“毒药”,大肆散播不实言论,传播虚假信息,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总金额达827712元,造成公司销量急剧下滑,市场经济损失难以估量,严重损害公司商业信誉。

经侦大队的一份材料办案说明显示,报案内容涉两篇文章:一篇是安徽黄埔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网站“雪球每日最热”的文章,一篇是来自南京蓝鲸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网站上谭秦东所发文章。经调查取证,警方认为,前者不构成犯罪。

据相关询问笔录称,受“毒药”一文影响,在深圳、杭州、长春三地,共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这两家公司为吉林省海山医药有限公司、杭州萧山保康医药有限公司,两公司分别退货14000瓶、43200瓶,涉及货款827000元、2983392元;7名市民分别要求退货一箱、12瓶、8瓶、6瓶、1瓶、1瓶、1瓶。

内蒙古丰镇兴丰会计师事务所作出《会计鉴定书》做鉴定结论称,若两家医药公司履行合同,鸿茅药酒方能赢得净利润1425375.04元。

律师说法正文多转自公开报道,有公司退货是否受文章影响需更多证据

为弄清楚谭秦东所写文章是否受其他企业指使,其辩护人、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已两次前往凉城县看守所见面,“谭秦东说自己纯粹是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才发了这么一篇帖子。”

谭秦东在询问笔录中称,其“美篇”账号文章均从网上下载发表,至于“毒药”一文,是受一个“不认识的微信朋友”鼓动,“头脑一热发出去了”,其标题用“毒药”二字,乃是“为了博取读者眼球”。

他称,该文主要内容来自“非凡医品”公众号文章,原文标题《奇葩:67种药材能治47种病 1169个广告的国药鸿毛药酒坑人到什么时候》。

谭秦东发布的“毒药”一文,正文部分提到了心肌的变化、心脏传导系统的变化、心瓣膜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5个概念,“这都是科学叙述,讲的是这些疾病的原理,相似内容可以在权威医学杂志、网站上查询。”胡定锋说。正文其他部分转自权威媒体、网站和国家行政机关的公开报道与处罚公告的截图。

“文章的问题,无非是科普的内容引用多了一些,论证的逻辑少了一些。”胡定锋在提交的律师意见书中指出,鸿茅药酒在广告营销中虚假宣传、多次遭到各地行政机关的处罚在先,在这种情况下,谭秦东视“鸿毛药酒”为“毒药”加以斥责,虽用词不妥但情有可原,不应该以刑事犯罪的手段去对付。

胡定锋说,近年来,社会各界对鸿茅药酒的质疑声很多,“网络上存在大量批评鸿茅药酒的报道和文章,和它们相比,这篇文章的影响要小得多。”

对此,云南省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中心主任汤光仁认为,谭秦东没有损害“鸿茅药酒”声誉的主观故意,其文章的立意,是提醒一群特殊的老年人不要饮用鸿茅药酒,文章标题中的“毒药”也是文艺的提醒,不能当做虚构的事实,就如同成语“饮鸩止渴”,其中“鸩”也是毒药的含义,故此其文章中所谓的毒药究竟是否是虚构事实还是文艺表述或者专业提醒,应该仔细甄别。至于两家公司退货的后果,则需要有更多证据来证明的确是受到这篇文章的影响,否则最终也很难认定。

调查

鸿茅药酒广告无处不在 曾被25省通报违法2630次

工商资料显示,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鲍洪升,该公司的许可经营项目包括中成药酒剂(含中药前处理、提取)生产和销售;保健食品:鸿茅牌鸿茅健酒、鸿茅牌鹿茸参芪酒、鸿茅牌鸿茅鹿龟参酒的生产和销售;白酒生产等。

鸿茅药酒广告中提到了它的四大适用症:风湿骨病、肾虚尿频、脾胃虚寒、气虚血亏。2017年8月,《健康时报》研究近十年公告,不完全统计显示,鸿茅药酒的广告曾经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次数多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鸿茅药酒依然活跃在日常广告里。

2015年9月1日新《广告法》实施,规定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鸿茅药酒依旧我行我素,最终成为上海查处的违反新《广告法》第一案。截至2018年3月23日,鸿茅药酒在内蒙古食药局通过的广告批文有1188条。影视明星陈宝国、张铁林、雷恪生、黄健翔等曾纷纷代言。

鸿茅药酒无处不在的广告,甚至比莎普爱思更加夸张,多部热门电视剧都曾植入该公司品牌或药酒本身。这种营销的模式,与鸿茅药酒的老板鲍洪升的发迹模式密切相关。在上世纪90年代,同样利用广告营销做成品牌的“婷美”保健内衣、“美福乐”减肥产品,都出自鲍洪升之手。

2016年3月,乌兰察布市凉城县(鸿茅药业所在地)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根据米内网数据,2016年鸿茅药酒零售药店终端(包括实体药店与网上药店)销售额16.3亿元,同比增长39%,在中成药市场仅次于东阿阿胶。

根据新广告法第55条规定,2年内3次以上违法行为或有严重情节的,处以广告费用5-10倍罚款,广告费无法计算或明显偏低的,处100万-200万元罚款。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许多医药企业在定业绩指标时,已经考虑了未来可能的罚款,罚款不值一提。

综合自红星新闻、南方都市报、AI财经、@凉城县公安局


 


鸿茅药酒, 为啥, 热卖
2016 云南信息报社 滇ICP备16005421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313号 本网站要求IE1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推荐使用谷歌、火狐浏览器。手机浏览效果最佳。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上维权 云南网监ICP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