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美团”外卖们卷地而来 达巴瓦拉130年的好日子堪忧了

云南信息报 2018-01-12 00:30

在印度孟买街头,你总能见到这样一群人:他们穿着白色印度克塔衫,骑着自行车、推着板车或者头顶大木板,运送着一大堆饭盒,穿梭在印度拥挤的街头。他们就是印度的传统外卖小哥,叫做达巴瓦拉。

送餐业务在孟买已经活跃了一个多世纪——但和我们熟悉的外卖不同,送餐者并不为任何餐厅服务,每周六天,他们上门收取每家自制的盒饭,靠着步行、自行车和火车,在午餐时段,将饭盒准点送达客户的工作地点,让在市区工作的17万职员,吃上自己妻子亲手做的午饭。

由于效率高、口碑佳,网络外卖企业纷纷向达巴瓦拉取经。然而近几年,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达巴瓦拉也遇到了劲敌,在2015年巅峰时期,印度同时有400多个外卖APP上线。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部分外卖公司还获得了融资。

基于手机APP的便捷派送服务在印度越来越流行,传统外卖达巴瓦拉还能走多远?

便宜便捷高效,达巴瓦拉百年不衰“我念初中的时候,学校离家大概有十公里,我们家特地雇佣了一位达巴瓦拉专门给我和父亲送餐,母亲会在10点之前把便当准备好,等待达巴瓦拉取餐。”来自印度孟买的埃里克告诉云南信息报记者。

送餐服务在孟买已经有近130年的历史,之所以长盛不衰,某种程度还是因为当地人口众多。首先,孟买房价堪称印度第一,即便中产阶级,也大多住在市郊。他们清晨6点左右就离家上班,中午无法回家吃饭。其次,不少印度已婚男子十分守旧,喜欢妻子做的饭食。在他们眼中,自家饭的口味和分量都对胃口,而且健康营养。其三,在孟买市中心许多经济型餐厅,如果不事先预订,中午就餐高峰时间很难有座。

每天早晨9点,达巴瓦拉就开始收集饭盒,每个达巴瓦拉都有单独的取送餐区域。据印度媒体统计,5000个达巴瓦拉一天有20万份订单,平均一个人要取35份饭盒。他们的路程和顺序都是精心规划的。在11点之前,所有进行取餐的达巴瓦拉会将手里的饭盒送到所在片区的火车站,由等候在那里的达巴瓦拉进行分拣,重新分配后的饭盒再被他们带上火车送往目的派送区域。到达后,这些饭盒还将被再次分类,通常,一份饭盒至少要经过三四个人的手,才能最终抵达目的地。下午,达巴瓦拉需要从尾到头地重复整个过程,在18点前把空饭盒送还到每个主妇手中。

埃里克说,每一位客户都必须在10点之前把餐食饭盒放到家门口的饭盒箱内(类似于中国的收取牛奶箱),如果连续在达巴瓦拉到达时没有把饭盒放在箱内,达巴瓦拉有权炒掉自己的雇主,并且不用赔违约金。

2010年,哈佛商学院发布了他们的个案报告:《使命必达的达巴瓦拉服务》,报告中把达巴瓦拉评为“六西格玛”,意思是他们在每100万次交易中的出错率少于3.4次。也就是说,从取餐到送餐,每天来回大约20万次,一年之中,只有400次多一点的取送餐未按时取送或出错。

达巴瓦拉独特的配送机制不仅便捷高效、口碑好,在恶劣天气下也保证准时送达。此外,还有不容忽视的优势——便宜。雇一个达巴瓦拉的费用为每月800-1200卢比(约85-127元人民币)。

“我念初中的时候,达巴瓦拉一个月的雇佣费仅仅需要10-25元人民币。”埃里克说。

外卖APP涌现印度,送餐市场竞争激烈

达巴瓦拉平均每人每天工作12小时,骑近18公里的自行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风雨无阻。据说达巴瓦拉刚出现时,为区分不同客户的地址,曾在饭盒上缠满各种颜色的丝带。后来丝带被复杂的编码所替代——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区域、街区,不同符号,横杆、打叉、圆点等则代表街道、建筑物甚至楼层。对于外行来说,这些编码看似天书,但达巴瓦拉却能一看就懂。

达巴瓦拉能投入这份工作,部分原因是因为薪水不错,每月大约12000卢比(约合人民币1270元)。在印度,对于非技术工人来说,这些钱足以养家糊口了。

由于效率高、口碑佳,网络外卖企业纷纷向达巴瓦拉取经。达巴瓦拉专门开辟了一条整洁的参观线路,用于接待像联邦快递和亚马逊等快递巨头。

不过,随着印度年轻群体的消费升级,以及印度互联网应用和智能手机的兴起,通过手机点外卖成为了印度年轻人和白领们的第一选择。以致于在2015年巅峰时期,印度竟同时有400多个外卖APP上线。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达巴瓦拉面临的竞争更加激烈,部分外卖公司获得融资,其中Swiggy、Zomato、FoodPanda三家公司脱颖而出,让印度外卖市场出现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从印度媒体公布的数据看,目前印度外卖O2O市场订单量最大的是Swiggy,其日均单数已达到45000份。埃里克在向记者比较两家印度外卖公司的优缺点时说道:“我在印度会根据点的食物来选择外卖平台,Swiggy是没有最低起送价格的,配送费在每份0.5-3元人民币之间,在我看来配送费还是算很贵的,如果每天点外卖,这将是一笔不少的开销。Zomato有最低的起送价格,但没有配送费,在与朋友一起点餐时会很划算,但是Zomato是商家自己配送,所以有的时候配送时间会很长,这点是让我感到最不喜欢的地方。”

现在的印度,家庭角色正在发生着变化,女性也开始从事各行各业的工作,这也是达巴瓦拉衰落的原因之一。“家里没有人做饭了,我们都靠点外卖了。”埃里克笑着说道。


强敌在侧,达巴瓦拉还能保持优势吗?

据《印度时报》报道,亚马逊拟入股印度外卖上门公司Grofers,进一步开拓印度市场。而此前阿里巴巴已向印度另一家百货电商Bigbasket投资2亿美元,率先抢占先机。

而外卖在印度的现状正如Swiggy的营销副总监所说的:“城里人花在厨房里的时间更短了,因为订餐比准备一餐饭要方便得多。”FoodPanda的CEO Saurabh Kochhar也认为市场前景发生了变化,并且,这个市场之大,是不容忽视的。

现在在印度,餐饮配送业务呈现了容量大利润低的的局面。为了推广企业APP,企业向用户们提供了大量的补助和折扣,这外卖公司都付出了很高的代价,在扩大业务的同时,它们也不得不更密切地关注成本。印度的外卖平台通常会在一个订单中收取10%到15%的佣金,而它们送餐的成本通常在30卢比到40卢比之间,这样的送餐成本意味着平台们很难从中获取利益。再加上为了养成用户习惯而长期提供的补贴和折扣,使得它们大多处于严重的亏损状态。埃里克在采访中也提到“哪个外卖平台的折扣优惠多我就会选择哪个”。

但是即使处在亏损状态,企业对印度外卖市场还是充满信心的,并且都在积极寻求降低成本的途径。

目前,Swiggy、Zomato等公司已经开始运行“云厨房”,这也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之一。“云厨房”,简单地说,就是没有店面的餐厅。它们正在成为餐饮配送平台新的客户获取工具,因为它们可以提供更高的利润(约20%),更快的交货速度,以及更好的食物质量。

而关于达巴瓦拉,他们很多人都是工作一辈子,从20多岁送到60多岁,再把这份工作传给孩子,这份外卖的工作在他们眼里是一个家族事业。为了保护达巴瓦拉能够更好的传承,印度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

埃里克告诉记者,达巴瓦拉是一个快乐而简单的群体,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送好餐盒。他们从成立至今未发生过罢工,人员的流动率是最低的,他们从未做过任何体系的认证。而这样的工作目标在他看来其实也是印度人在工作中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外卖APP在印度遍地开花,但达巴瓦拉仅限于孟买地区。“达巴瓦拉是孟买的象征,即使受到了O2O外卖的冲击,我相信达巴瓦拉也是不会被取代的。”埃里克说。

本报记者 闵杉


印度“美团”外卖, 达巴瓦拉
2016 云南信息报社 滇ICP备16005421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313号 本网站要求IE1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推荐使用谷歌、火狐浏览器。手机浏览效果最佳。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上维权 云南网监ICP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