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克宗火灾4周年:千年古城 浴火重生后略显冷清 恢复重建工程已基本完成,古城还是那个古城,就等游客来

本报记者 汤兴萍 2018-01-11 03:01

1月3日,香格里拉迎来了2018年的第一场雪。新年喜降瑞雪之后,连续几日天空放晴,不过深冬的高原由于气温极低,很多地方的积雪并没有消融。此时,位于香格里拉东南隅的独克宗古城,在初雪的包裹下越发显得静谧深沉,放眼望去,已找不到4年前那场滔天大火留下的痕迹。

具有1300多年历史的独克宗古城,是茶马古道上重要的中转站,也是雪域藏乡和滇域民族文化交融之处,有着“月光之城”的美誉。然而2014年1月,突如其来的大火让数百座传承久远的建筑化为灰烬,整个古城2/3面积被大火殃及,数百商户的营生毁于一旦。

如今4年过去,古城恢复重建工程已基本完成,曾经的满目疮痍,被一点一滴的崭新面貌渐渐覆盖。城内的石板街,各具特色的客栈,富有民族色彩的手工艺店,充满文艺气息的咖啡馆和酒吧也都向人们昭示着,他们心中的独克宗古城就快回来了。

探访古城   基础设施和房屋已基本建好

“古城就是古城,按照‘建新如旧、以旧代旧、新中仿古’的原则,在古城建设中我们鼓励用旧材料。所以,古城的民房仍然以木质结构为主。”

——独克宗古城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杨继祖

2018年1月5日,晴。冬日的午后,《云南信息报》记者再次来到独克宗古城。

4年前,独克宗火灾前一天的午后,《云南信息报》记者曾到过古城。古城火灾前最后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了记者的脑海里。这一次,重新走进古城,街道、房屋,还有石板路依然和记忆里一样,与4年前略有不同的是,眼前的街道显得更加整洁规范。

也许是深冬淡季的缘故,街道上游人稀疏,和4年前熙熙攘攘、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踩着没有融化的积雪,穿过一条条街道,那些沿街的藏式木屋上的精美木雕里,像是藏着太多的故事。有些商铺门口张贴着崭新的招租启事,有些商铺还在紧锣密鼓地装修,偶见有独克宗特色的老店招牌,仿佛看到了老掌柜的脸,让你瞬间有一种想去打个招呼的冲动。

在古城核心区当年被烧毁的区域,街道与房屋的格局还是老样子。当年引发火灾的“如意客栈”,如今房子已经建好,只是还没有挂牌迎客。

据了解,这些房屋在修建时都进行了100年的做旧处理,建筑的外貌依然保持着藏族民居的风格,只是木料上均涂上了防火漆。根据古城恢复重建指挥部给出的最新数字,当初受灾的246户居民中,目前已有244户完成了房屋重建。这些重建均按照 《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火灾恢复重建控制性详细规划》以及《民居恢复与改造建设规划》进行,严格杜绝超标准搭建等现象,而在主体不改变的前提下,重建房屋均增加了防火、卫生间、淋浴等更多宜居设施。

“古城就是古城,按照‘建新如旧、以旧代旧、新中仿古’的原则,在古城建设中我们鼓励用旧材料。所以,古城的民房仍然以木质结构为主。很多重建户购买乡下群众拆下来的旧木料,把它运上来建盖房屋,不够的部分才购买新木料拼接一下。”独克宗古城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杨继祖说。

记者走访得知,当年火灾发生后,在古城经商的商户有的当时就离开了,有的则选择留下来。当地政府对灾民的基础补助分为两档:居民10万,商家5万。与此同时,政府还出台了其他相关政策支持,比如政府可帮助想要继续经商的商户贴息贷款建房。此外,国家也给予了一定的支持,比如帮助商户对接金融部门,给商户三年贴息,以此来降低商户的压力。

“我们12年前建一栋藏式的木质结构房,大约花了50万。这次重新修建,大约花了80多万,政府补贴了10万,无息贷款10万,自己另外还申请了贷款。现在房子是建好了,但要还几十万元的贷款压力仍然很大。”房主钱女士对记者说。她希望古城能够早日像原来一样重新热闹起来。

坚守的人   和这座城一起找回昔日的辉煌

“这场火灾烧毁的只是表面的房子,1300多年的文化和历史,是不会因为这把火而消失的。对于商户来说,火灾后的这几年过得非常艰难。能够坚守在古城的商户,本地人也好,外地人也好,都是最优秀的,大家没有抛弃古城,在这里坚持着梦想。希望在2018年能够迎来新气象。”

——在独克宗经营着一家客栈的藏族商人达瓦

藏族商人达瓦这几天特别忙,他的客栈正在装修。2014年的那场大火,烧毁了他在古城的商铺和客栈。“那天晚上,眼看火势越来越大,我们只有离开。幸好撤离得及时,古城没有人员伤亡。”回忆火灾发生时的情景,坚毅的藏族汉子达瓦仍难掩悲伤。

“只要人没事就是万幸,一切还可以从头再来。”当天晚上,达瓦和很多商户一起,在山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经营了几十年的商铺和数千万财物在熊熊大火中化为灰烬。“当时情况紧急,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出来。有的人出来了又想回去抢救财物,但都被救灾的工作人员挡住了。大火一直烧到第二天中午,火熄了,什么都没有了。那种心情,无法形容……”4年来,达瓦一直依靠自己的积蓄、家人的关心和政府的帮助支撑着,他说他热爱独克宗,他要和这座城一起找回昔日的辉煌。

达瓦在古城生活已经三十多年,对古城有着深厚的感情。“政府说,给他们一些时间,他们会把古城建设得更好,我们要理解支持政府,再难也要熬着。”现在,古城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民房重建已基本完成,他觉得2018年应该是古城以全新面貌开门迎客的复苏之年。

达瓦说:“这场火灾烧毁的只是表面的房子,1300多年的文化和历史,是不会因为这把火而消失的。对于商户来说,火灾后的这几年过得非常艰难。能够坚守在古城的商户,本地人也好,外地人也好,都是最优秀的,大家没有抛弃古城,在这里坚持着梦想。希望在2018年能够迎来新气象。”

李六四是大理人,在独克宗开客栈12年了,2014年,她的客栈虽幸免于难,但火灾后游客明显减少,生意也一落千丈。家人朋友曾劝她离开,但她不愿意,她说自己喜欢这座城,之所以苦苦支撑着,是因为看到政府全身心地投入重建工作,她觉得值:“等古城建好了,生意就会好起来了。”生意不好的这几年,她努力把经营成本降到最低,她自己一个人打理客栈,所有的活都自己干,包括给客人炒菜做饭。

看好未来   生活除了赚钱还应该有点别的

“我喜欢这里的安静和简单。生活除了挣钱还应该有点别的。”

——“80后”的北京人尹昊目前在独克宗经营着一家客栈和图书馆

4年前的那场大火,打破了独克宗的宁静,所有人都为此感到惋惜。幸运的是古城的文化、古城的人、古城的灵魂并没有消失。

“80后”的尹昊是北京人,5年前,他带着爱人,带着发小,带着梦想来到了云南,最终落脚独克宗。“我喜欢这里的安静和简单。”去年7月,他在古城租了套房子经营客栈,此后又开了一家“图书馆”。“乍一看大家都以为我开的是书店。其实不然,我开的是创意礼品店。这些书,一看书名都是80后最爱看的,每一本书都有满满的回忆。”尹昊认为,生活除了挣钱还应该有点别的。“现在生意不好。有时有些当地的小孩子进店来逛,我知道他们不会买,但我还是会给他们一些糖,他们很开心。”

尹昊是个有怀旧情结的人,小时候在北京,他家附近有一家教堂,每当教堂做礼拜的时候,他都会去转转。“主要是有糖,每次去他们都会给小孩子糖吃。现在我长大了,当我看到这些小孩子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也给他们一点这样的童年记忆。”

老家在湖北的张惠芳,每天都准时开门迎客,她说她很看好独克宗的未来。“这里有一千多年的文化,是个真正的古城。一直都想来,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正合适,古城恢复重建这几年生意都不好,很多人都走了。我这个铺子年租金才7万,要是在大理丽江,这样的位置,没有30万拿不下来。”张惠芳说目前古城的租金便宜政策好,“等过两年高速公路和铁路开通了,生意肯定能火。”

司机邵师傅告诉记者,火灾后,很多古城的商户把店移到外面了。随后,他带记者来到香巴拉大道。

香巴拉大道就在古城附近,街道比较宽,沿街的两边都是正在营业的商铺,看起来比古城里面要热闹很多。“火灾之后,在恢复重建这几年,古城的人少了,生意不好做,有很多商户就搬到了香巴拉大道。原本这条路很冷清的,这些商户搬来之后,就渐渐热闹了起来。现在,在古城外围已经形成了一个新的商圈。”茶叶店李老板对记者说。

在香巴拉大道经营的商户,目前大多生意稳定。有的商户表示,现在古城的恢复重建完成了,打算重新回古城里租房子再开一家店,不过香巴拉大道的店也会继续开下去。

亡羊补牢   完善消防设施防患未然

行至月光广场,一阵清脆的口令声传来,一队整齐划一的绿色身影显得特别醒目。这是古城恢复重建时成立的消防中队,他们的任务是24小时待命,常态化巡逻检查。

2014年1月11日的那场火灾,消防几乎没有发挥作用,这是最大的硬伤。当年发生火灾之后,参与救火的群众发现消防栓内无水可用,这直接导致消防车内的水用完之后,大家只能眼睁睁看着大火一栋接一栋吞噬房屋却无计可施,最终造成了火势肆意蔓延,损失迅速扩大。当时查明的原因是,古城建筑多属土木结构,着火之后特别容易蔓延,加之古城内部道路狭窄,大型消防车无法进入火灾核心区。当时正值冬季,消防设施里面的水被冻住,导致水压不够,无法使用。

所以,在恢复重建的时候,消防安全设施建设成了重中之重的工作。

由于藏区民房基本以砖木结构为主,木料的用量比较大。于是恢复重建时,在消防方面采取了积极的措施。措施之一,在古城区1.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29个大的客栈建有消防蓄水池,建公共蓄水池三个。措施二是铺设消防管道,增加消防栓。消防管道全部埋入地下2米至2.5米深度,避开冻土层。恢复重建后,高位蓄水池的消防栓有20多个,城市用水的消防栓有200多个,这些消防栓遍及整个古城。措施三是培训宣传消防知识。古城所有的餐饮、酒店、客栈,每8平米放置一个灭火器,每年进行消防培训两次,每个季度进行消防知识宣传一次,让古城范围内的所有经商户都了解消防的重要性和使用灭火器的重要方法。

2014年火灾发生之前,古城没有消防中队,也没有消防中队可以驻扎的地点。此次恢复重建中,专门协调了5亩地,增加了一个消防中队及一辆消防车在古城24小时值班。

脱胎换骨   全面提升基础设施建设

“政府已经把古城修复好了,下一步,政府还会加强相关的软件建设。古城现在已经准备好了,希望商家在经营上有创新,政府会积极配合商家做好服务,只要大家共同努力,一个欣欣向荣的古城很快就会回来。”

——杨继祖

初冬的拉独克宗古城,处处透露着祥和与宁静。随着古城恢复重建工程基本完成,曾经的满目疮痍,正被一点一滴的崭新面貌渐渐覆盖。修复古城,当地先后投入十几亿元进行复原建设,遵循“修旧如旧”原则,按藏式土木结构搭建房屋,并且人工做旧,力求恢复原貌。

据杨继祖介绍,2014年1月11日火灾发生之后,香格里拉州委、市委非常重视,及时成立了救灾指挥部。据当时的调查统计数据,火灾受灾面积为98.56亩,占古城总面积的17%,246户受灾,343栋房屋被毁。由于火灾发生在年前,香格里拉市立即成立了两个组,一个组负责受灾群众的安置和安抚工作,另外一个组是古城恢复重建指挥部。指挥部成立后,立即与国内顶尖的设计团队负责人——北京大学陈可石教授联系,由他的团队来为古城的修复重建做规划。

陈可石教授对藏族的民居及文化非常了解,在恢复重建规划中,完全保留了古城原来的风貌。之后,指挥部严格按照陈可石教授带领的团队的设计方案来进行恢复重建。在民房方面,坚决按照修旧如旧,建新如旧,统筹自建的原则,多次召集受灾群众开会商讨,明确把古城恢复到原来样子的目的。

据杨继祖介绍,重建规划预计投资12亿左右。到目前,古城的恢复重建已基本完成,共耗资7亿多,仅地下基础设施就耗资4个多亿。随后的文化开发和古城墙修复,以及软件加强,大约还需要3亿多。

“在古城恢复建设中,必须要有一个质的飞跃。”杨继祖表示,古城有1300多年的历史,原来的基础设施非常薄弱,依山而建的古城,从前没有做过规范的水电,这一次,在灾后重建的规划中,把古城5.1平方公里的范围,都做了统一规划。即,所有的管线,消防、电力(包括10千伏、220伏、400千伏)线路、供水、排水、弱电(包括宽带、光纤)必须入地。然后,还有供气、供暖的管道也要一次性到位,全部从地下走。虽然目前天然气还没有通到香格里拉,但这一次建设,要把未来五年要发展的管道预留出来。由于施工难度大,施工时间有限(冬季因气候原因无法施工,每年11月至来年4月期间禁止施工),直到2017年底,古城的基础设施施工才基本全部完成。

目前,焚毁区新建的民房,从外观上看已经基本恢复了原貌。目前,246户中,除两户没有建完外,其余的基本全部建好。

“政府已经把古城修复好了,下一步,政府还会加强相关的软件建设。古城现在已经准备好了,希望商家在经营上有创新,政府会积极配合商家做好服务,只要大家共同努力,一个欣欣向荣的古城很快就会回来。”杨继祖说。


独克宗, 火灾4周年
2016 云南信息报社 滇ICP备16005421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313号 本网站要求IE1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推荐使用谷歌、火狐浏览器。手机浏览效果最佳。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上维权 云南网监ICP备案